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德国统一为何还是进行时

时间:2019-01-31 00:54: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德国,“统一”为何还是进行时

11月9日,德国首都柏林举行各种活动,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图为一名小女孩在纪念活动上把花插进柏林墙里。

前段时间,德国大张旗鼓地举行柏林墙倒塌25周年纪念活动,不少媒体却不留情面地“唱反调”。《商报》说,“德国仍不能算一个经济体,而是两个”。《时代周报》更以《这个被分裂的国家》为题,用图表显示德国东西部在人均可支配收入、拥有汽车数量、流感疫苗接种、生育率等方面的差距。柏林德国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卡尔·布伦克指出,这种经济社会差距有可能长期持续下去,这也意味着,德国的政治统一进程早已完成,但经济社会的统一仍在进行中。

东西部在居民收入等指标上存在较大差异

《2014年德国统一状况年度报告》显示,德国东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西部的71%。东部德国人的平均月工资为2317欧元,西部超过3000欧元。一名电工在西部每小时能赚9.9欧元,但到了东部只有8.8欧元。超过1/5的东部地区人口有陷入贫困的危险,比例约为西部地区的两倍。从家庭财富看,德国西部家庭平均拥有资产19.9万欧元,东部仅为8.7万欧元。西部有半数人拥有自有房产,东部不到1/3。

德国东西部的社会发展也不均衡。东部地区的老龄化程度为23%,高于西部的20%。到2030年,预计东部地区超过65岁的人口比例将达到33%。在东部地区,62%的儿童出生在未婚家庭,为西部数字的三倍。此外,在上市公司、媒体界、甲级足球队高管中,也罕有东部人士的身影。

除了有形的差距,割裂东西部地区的“无形之墙”仍很牢固。2013年,德国民调机构阿伦斯巴赫研究所公布的一项题为“东西德人的互相评价”的社会调查显示,东西德人相互之间的印象差别很大,偏见占据主流。西部人认为东部人爱发牢骚、多疑、焦虑;东部人对西部人的看法则为傲慢、拜金、官僚主义、肤浅。“罗尼”曾是德国东部的名字之一。拥有这个名字的一位德意志银行职员告诉本报,他在东部出生,在西部完成教育,但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曾四处碰壁——公司主管一听他的名字就面露难色。

东部追赶西部的脚步显着放缓甚至陷入停顿

统一之初,德国东部经济确实有过腾飞阶段,其速度可与二战以后的西德相比。但这个增长是通过大量公共投资实现的,投资方向是民主德国原先忽略的房地产、基础设施、电信等领域。当追赶效应消退,德国东部经济陷入徘徊。事实上,从1997年开始,东部追赶西部的脚步显着放缓甚至陷入停顿。

卡尔·布伦克对本报表示,东部经济的结构性困境,源于1990年德国政府不顾东西部地区的经济差异,强行推进“货币统一”,允许东部居民用一比一的比例将东德马克兑换成西德马克。这一政策看似迅速提高了东部居民的生活水平,实则导致东部劳动力和生产成本暴涨、失去竞争力。几周之内半数工厂倒闭,上百万人失业。其后东部企业的工厂设备要么被废弃,要么贱卖给了西部。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相关评论说,德国前总理科尔和德国民众都天真地把“政治自由”同“经济繁荣”等同起来,当经济繁荣未能实现时,民主体制也遭到质疑。正是在政治经济的巨大反差下,新纳粹主义在德国东部得以滋生。

去工业化的恶果至今没有消除。德国100家企业中,没有一家总部在东部。科隆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克劳斯·勒尔说,虽然东部生产率只相当于西部的75%,但比较东西部的中型企业,可以发现两者的运营状况差不多。由于缺乏大企业,东部地区无法提升经济规模,无法扩大研发投资。在西部,70%的研发投入由私人企业完成,在东部只有40%。

转移支付是饱受诟病的另一个话题。两德统一之后,德国政府通过征收团结税,给东部地区输血。统计显示,德国西部每年的净转移支付约为德国GDP的4%—5%,占德国东部GDP的近1/3,至今已达2万亿欧元。如此庞大的资金支持,为何没能达到预期效果?维也纳大学经济学家吕迪格·弗兰克认为,转移支付的钱并没有用到刀刃上,受益的也主要是西部企业。他在接受美国《赫芬顿邮报》采访时提问:“这笔钱用在那里了?基础设施项目、高速公路、电信设备、社会安全络。谁从中受益?向东部扩张的西部企业。转移支付实际上是对德国西部工业的补贴。因为东部的企业要么已经倒闭,要么被西部收购。”

东部经济提速是弥合东西部差异的出路

德国政府在统一状况报告中强调,弥合东西部差异的出路,就是通过加大投资、加快创新和提高东部企业国际化水平,让东部经济提速。考虑到东部地区老龄化趋势快于西部,东部企业必须更注重创新和研发。报告认为,德国东部已经建立了良好的教育基础设施。五个州拥有24所大学,53所应用技术学院和200家公共研究机构,这为创新提供了基础。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专家彼特·阿尔契科夫对本报表示,回顾过去20多年,德国东部与西部的差距还是有了明显缩小。1991年,东德人均工资为西德水平的58%,现在已提高到83%。今天,东部地区人均GDP为2.5万欧元,相当于意大利的水平,超过西班牙、希腊或葡萄牙。他表示,联邦政府为鼓励创新、加快东部建设推出了一系列政策。特别是“改善地区经济结构联合任务”计划,在德国东部进行投资生产的企业可获得高比例现金补贴,比例可达投资金额的40%。在涉及研发的公共投资和低息贷款方面,东部地区可享受特别优惠。

勃兰登堡州经济发展局局长罗尔夫·施利特马特博士对本报表示,由于注重可再生能源、生命科学、汽车、物流等重点领域的投资,勃兰登堡州近几年的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是东部州乃至整个德国有活力的地区。目前勃兰登堡州的电力供应有65%来自于可再生能源,“提前18年实现联邦政府计划”。施利特马特博士上周刚率领一个创新型中小企业代表团访问中国,同唐山、无锡、上海、杭州等地的企业进行交流。他表示,将经济与科学相结合,是勃兰登堡州的优势和发展支撑,同中国的合作将实现互利共赢。施利特马特博士预计,再过15—20年,勃兰登堡州的经济将有可能同西部州平起平坐。

原标题:德国,“统一”为何还是进行时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翻转机价格
高压锅炉钢管
快干胶研发订制价格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