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文登大力推进蔬菜标准园创建项目建设“毕业”

时间:2020-03-27 15:44: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秋天来了,风嗖嗖的喧嚣着,树叶子也掉下来了,大雁受不了这样的凄凉也赶快飞走了。文琴一出教学楼,就感到脸像刀割一样。这里的天气怎么这样,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深秋已经来了。同行的几个女伴开玩笑说,下午该穿秋裤了。文琴裹紧自己身上的薄外套也这样想着,她是最怕冷的。
说干就干,中午回宿舍就从皮箱里取出秋裤。这个裤子是母亲去年冬天找裁缝做的,能外穿的。走过很多的地方,看过很多的云,这世上唯有母亲对自己好。冬天里文琴不喜欢穿厚厚的秋裤,外面再套个裤子。文琴觉得那样很笨重,腿上像是缠了千万斤似的。母亲怕文琴在学校里要风度不要温度,冻出什么毛病来,特定为她找人做了这样轻便保暖的裤子。
春有春花,夏有夏树,冬有冬的雪,而秋天亦有属于它自己的情调。那黄色的却满含润泽的叶子在秋风中跳着舞,像极了旧时的 在用生命舞蹈。天阴沉着,偶尔有阳光从云层中渗漏出来,人的身心都是舒展的。湖中有鸭子游来游去,抢食游人的投食。突然,一阵疾风袭来,银杏叶簌簌的落下,掉在了青翠的草坪上,与天与狗构成了一幅静美的画。
她走的又快又急,脑子里也飞快的旋转着。她想她要是学一门特长该有多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背着画板去郊外写生,那该有多美好。她不由的恨起她的父母来,恨他们不提供那样的条件给她。她如果学了特长的话,肯定会很有气质,身边也会出现很多的追求者,这样的话她就不会遇见他,这样一个没有文化的流氓。


高跟鞋哐哐的响在公园的大理石板上,穿红色风衣的女子小心翼翼的走着。这是文琴第一次穿高跟鞋。鞋是她在网上买的,看到时候以为是个平底的鞋呢。鞋拿回家里了,母亲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文琴上大学了,该到了打扮的时候了。
文琴穿着高跟鞋简直是如履薄冰。她以前特别羡慕穿高跟鞋的女子,觉得她们很有气质,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穿上高跟鞋,也能美丽大方。可是现在她觉得美丽也是需要先经历痛苦的,像蝴蝶一样。现在鞋子穿上了,新鲜劲也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人生就是这样,期待着什么,可等到了,又怀念当初的简单纯真了。
该下台阶了,文琴手扶着栏杆一级级的下去。远处看去,颇有些残疾人的感觉。一只大手从腰后把她抱住了,“我就买了个水,就跑这么远了,看来在学校里是穿着练下了。”
“是啊,鞋子都不想和某人一起走,催我快走呢,看来某人的素质是多么低啊。”
“哎呀,我是素质低,可某人偏偏看上我这个流氓啊。”
“哼,谁会看上你啊,是你死缠乱打吧。”
“我就是死缠烂打的,怎么样。”文琴被他死死的盯住,文琴的腰撞到栏杆上了,一声“嚯嚯”的金属振动。文琴看见他的眼睛里有火在燃烧,她自己的心也是碰碰直跳。她知道什么要发生,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一条炙热的鱼在文琴身边游来游去,文琴开始很讨厌,甚至憎恶,她一步步的逼他走,可是一次比一次来的猛烈,文琴无从招架。慢慢的文琴喜欢上了这条鱼带给她的愉悦,她把自己的小鱼也放了出去。两条小鱼在水中游戏着,也厮杀着。文琴随着那条小鱼走,突然她的心中冒出了一股邪念。
一股腥气弥漫着,越来越浓。
“我的……”他捂住嘴转过头去。
文琴的嘴角上扬了,她心里的恐惧愧疚也被一口咬没了。
“你是属狗的吗?”他朝着文琴似笑非笑的说。
“不,我是属老鼠的。”文琴趾高气扬的。
那天文琴和他就静静的坐在江边,看江水滚滚东去。他指着江对岸的公寓说,文琴,我一定会在十年后买上那样一座房子作为我们婚房的。
十年有多长,十年前,文琴和他只是四年级小学生,他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每天带着文琴回家。而十年后,文琴三十岁,他三十一岁。
文琴最美好的年华都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
文琴想,他一定要在十年之内把自己嫁出去。她不能嫁给他。她努力念书是为了什么,她自己心里看不起这个初中就辍学的人。


文琴看了看手机,九点五十了,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
下班了又能去哪里呢,家里冰锅冷灶,学校里还有学生们吵吵嚷嚷的热气。可是学校里她也是待不住的,她一看见学生为了考试筋疲力尽的样子,就想起自己十七八岁的自己,太痛苦了。
学校通勤车在文琴住的小区附近的公交站点停车了。文琴一下车寒风就扑面而来,她赶紧戴上口罩把外套上连的帽子戴上。虽然是自己的家乡,自小受惯了的,但夜晚的冷也是真的冷。
文琴从小的时候就不想以后当老师,可命运好像偏偏跟它作对似的。她学的是文科,上的是师范大学,家里也没什么背景,不做老师又能干什么呢。文琴在大学时迷上了三毛,喜欢三毛那种无拘无束洒脱的,也想像三毛一样一袭长裙周游世界。计划了一会去南方看海的旅行,可是计算了一下旅途的费用只得作罢。她的这三十年来好像只对家乡熟悉,除此之外就是上大学的城市了。
人生也就几十年来,一弹指而已。文琴也想通了。


打开房门,一盏小灯孤凄的亮着。鹏已经睡了,她脱掉高跟鞋蹑手蹑脚的进来。肚中有些饥饿,煮些汤圆做夜宵吃。要是往常也会忍一下的,嫌麻烦,但是现在怀了孩子,她可不能有一丝懒惰,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能有一丝马虎。
汤圆煮好了,盛在桌子上晾着,文琴去卧室里叫鹏起来吃点。鹏满身的酒气,睡得很沉,该是在单位里和领导闹不愉快了。文琴本想说鹏几句的,叫他在单位里收敛性情,不要和领导硬碰硬,吃亏的总是自己,可一看到鹏的样子,她又不忍了。
她把鹏的皮鞋西装脱了,盖上被子。她把自己的双腿也伸进被子里,抱着鹏的头,轻轻的给他按摩。她的肚子突然一动,她惊喜着,她把鹏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你听,我们的孩子动了一下。”鹏依旧沉睡着,像一堆烂泥,更像是已经死去了的。


文琴是个善良的女子,做什么事情都为别人考虑很多,而勉强了自己。可是别人呢,非但不领情,反而蹬鼻子上脸。比如她的一个同学刘晓丽,文琴在念书时可没少受她的气。刘晓丽明明自己能干的事情,偏要麻烦文琴。这还不是看文琴好说话罢了,要是别人才不管你的破烂事。
刘晓丽明知文琴家境一般,故意吃好的穿好的在文琴面前晃荡,这更加显得文琴的落魄。文琴默默的忍着,她知道自己是比不过刘晓丽的,只有学习能让她变得更好。果真她现在变成了她想要成为的那种了,她有工作,丈夫鹏也有铁饭碗,城里也有房子。
文琴这么多年还和刘晓丽保持着联系,她想让刘晓丽看看自己是如何从一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她想让刘晓丽自惭形愧。
可是文琴变得好了,刘晓丽也会变的,更何况人家的底子不错。有一段时间文琴的心里总是不快,气这气那,怨天怨地的。慢慢的文琴解脱了,人总是活给自己的,而不是活在他人的目光中,活在比较中。
夏日的午后,太阳沉沉的,好像要遗落在地上。人是慵懒的,什么也不想去做。这个农家乐的凉亭还算凉快,文琴躺在藤椅上打盹。刘晓丽过来了,给她盖上了一条毛毯,摸摸她的肚子,“快了吧!”文琴无力的说快了,就半月了。
文琴昏昏的睡着,阳光在树叶间穿梭,要织时光的网。文琴梦见了好多事,梦见了年少时飞扬跋扈的刘晓丽,谨小慎微的自己。还梦见了在江边,一个年轻的男子对她许诺,十年之后等文琴三十岁的时候要买江边的一套公寓做他们的婚房。
文琴睡着,满头的大汗。
文琴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西边一片绚丽。刘晓丽躺在另一个藤椅上睡着了,她看着刘晓丽熟睡的模样,她想她唯一能战胜刘晓丽地方就是这点,曾有一个男子深沉的爱过她,为她许了一个十年之后的诺言。
但只是十年之后,她已经为 为人母,当年的年轻人她再没有见过。是好是坏,都是文琴自己选的,文琴说她不后悔。

共 29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以唯美的语言叙述了文琴的恋爱历程。曾几何时,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孩陪她一起成长,并且许诺十年后的婚房。可是文琴很现实,没有等到十年,她已为 将为人母。上学时一贯趾高气扬的刘晓丽现在反倒成了自己的知己,守候在她的身旁。不管对也罢错也好,自己的路自己走,我们是给自己活的,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1 楼 文友: 2018-01-17 19:26:12 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充满了太多的无奈。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祝您生活愉快,开心写作!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优卡丹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怎么吃
治腰膝酸软的中药有哪些
小儿咳嗽怎么治
孕妇补钙需要维生素d补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