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两筹员工冲突调查员工称平台间人员冲突是常事

时间:2020-11-20 15:47: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两筹”员工冲突调查:员工称平台间人员冲突是常事 近日,一则水滴筹员工医院殴打轻松筹员工的视频将两家公司推上风口浪尖,也再次将网络众筹平台“明争暗斗”的行业内幕曝光到大众的视线前。尽管两家公司均表示该事件仅是个人事件,不应上升到行业竞争层面,但网友对此似乎并不买账,认为公益众筹背后存在“利益”纷争。事件“两筹”员工冲突被“抢生意”有网友发帖称,4月13日下午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水滴筹员工(筹款顾问)因为扫楼时劝病人通过其平台筹款,打扰到病人,被医院方面清场。随后,他们在医院里揪住了怀疑的“举报者”——轻松筹员工进行殴打。事发后,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明,2020年4月13日10时40分许,李某伙同赵某在石家庄市裕华区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三号病房楼和五号病房楼之间的通道口处,殴打刘某。李某和赵某被处以罚款500元,行政拘留12天的处罚。两家以公益慈善为出发点的众筹平台却在医院因为业务发生冲突,事件引发关注。有网友表示,双方是竞争对手,事发时双方员工正在医院“扫楼”,寻找潜在客户,而发生冲突是因为“抢生意”,也有人表示,之所以会大打出手,都是因为推广人员身上都背着立项数和流量压力。对此,有网友评论称,这些筹款平台“嘴上说的是道义,心里想的是生意”。两家公司对此回应,该事件只是两位年轻人打架,水滴筹员工打伤了轻松筹员工,并没有必要上升到公司斗争乃至“阴谋论”的高度。而据被打的轻松筹员工刘某介绍,当时是因为对方办理的案例被举报,认为是自己公司员工所为,才引发的冲突,“和“扫楼”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不认识打我的人。”刘某说。回应双方均说“不可能因抢生意大打出手”据业内人士透露,水滴筹和轻松筹是筹款平台,均属于非营利机构,虽然APP内有广告位的保险介绍,但只是推介动作,都是依靠集团旗下其他产业盈利后进行“反哺”获得平台活动及运维资金的。两家公司的“保险业务”也仅是在平台中植入广告做宣传,不会下降到基层员工身上。轻松筹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通过筹款这个特殊的环境,让捐赠者在捐赠时候能够有危机意识,购买保险。”而水滴筹工作人员也表示,公司不会向已经有资金困难的病人推销保险,同样这也不在保险的受理范围,“对于“扫楼”一说,是被扣了帽子,并非实情。”该工作人员说,公司对每位员工都有绩效审核是不可否认的,但那是基于服务评价方面,公司并未将“拉新”工作下降到基层员工。她说,因为很多被捐赠者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或不太能理解捐赠流程,就需要员工及时发现并解决,同时要保证每一位员工在沟通和交流时保证服务态度端正。而当时水滴筹的员工李某和赵某正是在医院发放筹款详细流程的宣传单和回访工作,为已报名的病人进行流程讲解。轻松筹相关人员也表示,因为以前经常会有爆出筹款人有车有房或者有假病历的消息,公司就对审核部分加强了管理。事发当时,员工刘某就是为了防止筹款人虚报假病历,例行到现场对已申请筹款人员的病历情况进行人工核实,帮助病人进行智能手机筹款操作,公司也并不像水滴筹一样给自己的员工制定绩效考核机制,所以双方不可能就工作重合“抢生意”而引发冲突。调查水滴筹在职员工直言“干这行无利不起早”虽然双方均表示并未规定在一家平台众筹后就不能再到另一家平台众筹,只要限制不超筹就好,根本没必要抢人。但真实情况是这样吗?北青报记者以求职者的身份应聘了“两筹”统筹顾问一职,却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水滴筹统筹顾问阿阳(化名)告诉记者,这个职位的主要工作,就是游走在各医院病房和重病科室进行“打卡”,也就是私下与病人沟通,让他们办理水滴筹进行筹款,并帮忙撰写文案。“类似于地推,但不同的是,普通推销是要别人掏钱,而我们是通过平台给他们筹钱。”他说,员工的提成是按照立项多少制定的,因此立项越多,吸引流量越多,给公司带来的收益也就越大。阿阳表示,各地区提成金额根据城市化等级有所差别。因为在医院内员工都以“志愿者”的身份出现,所以他们称员工每天的工资为“补助”,称提成为“服务奖金”,就是是几十元到一百元不等,而平均每位正式员工每月底薪有3000元左右。阿阳说,每个城市的发展水平不一样,所以做成每单的“服务奖金”也不一样,是阶梯性的。像河北大部分地区,每次筹款金额超过2000元,员工得100元奖励,金额超过4000元,员工得150元奖励。“干得越多拿得越多,超出部分还有额外奖金。咱们干这行都是为了挣钱,我们最差的员工,每个月也能有6500元的收入,如果低于这个数,就会被领导怀疑能力问题,被末位淘汰。”阿阳说,“这份工作就是无利不起早,按照我们的话术来,一个月做成二十几单不是问题,我身边的同事,有很多都能拿到一万以上,像北京这种综合型城市,能拿到更多。”轻松筹员工: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给这么优厚薪酬轻松筹的筹款顾问小蒋(化名)也告诉记者,和水滴筹相比,轻松筹是在2017年才开始走向线下推广的。绩效考核体系确实与水滴筹大不相同,公司并没有针对立项多少制定奖惩机制,只不过是有部分鼓励资金,但和做了多少项目,筹了多少款都没关系,是由相关部门的同事,通过医护人员和筹款人对自己的评价进行打分的,按照分值多少发补助。虽然底薪相同,一个月下来,自己和同事至多也就能挣四至五千元。“哪怕在一线城市也挣不了太多,大家都有医保。相比较之下我还是羡慕他们(水滴筹)的薪资水平,但他们压力太大了。”小蒋说,之前就听说过水滴筹部分遭受“末位淘汰”的员工,排队递辞呈的消息。但是在同一城市的另一位轻松筹员工海洋(化名)给出的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回答。他说,绩效还是和立项单数挂钩的,到达一定数量和金额,都会有奖励。“因为每个地区都不一样,我只能给你个估算。在二三线城市,如果你达到一个月四十单左右,月入过万是没有问题的。”海洋说,“你在其他地方,找不到任何一家能给这么优厚薪酬的互联网公司。”同时轻松筹的招聘人员表示,“有绩效”,但是并不是全部按照立项多少制定,还要发展筹款人转化为介绍人等等的细节。对于几名工作人员给出的不一样的答复,他们均称,可能是公司最近有调整,要再核对一下。平台间暗地里起矛盾冲突并非偶然事件虽然双方都认为,两公司并没有宿怨已久,但是阿阳和小蒋都告诉北青报记者,平台员工之间矛盾冲突是常有的事。一名某筹款平台的使用者就告诉记者,以前出现过一些平台的员工,在另一家员工和患者协商好之后,再一次介入,告诉患者一些关于平台的负面消息,游说其别用这个平台筹款,“可能是影响绩效和流量,具体我也不懂,就选择了这两家之外的其他平台。”她说,“早就听说这个行业不规范,我们也怕惹事儿。”阿阳也表示,众筹平台之间都是竞争关系,表面上大家比的是帮了多少人,实际上是比吸引来的流量,“虽说在其他家平台发起了筹款,不影响在水滴筹再发一次,但效果却完全不一样。”阿阳说,所有筹款平台都是通过朋友圈转发,在有限的资源里寻求帮助,所以如果水滴筹作为第二个筹款平台,就不太容易达到更多提成的“档线”了。“你放心,他们干不过咱们,咱们不会给其他平台机会的,咱们水滴筹谁都知道,是行业老大,我们也会教你怎么去办,哪怕其他平台先去了,咱们一去直接就给拿下,不可能让他们欺负咱们的人。”阿阳说。事实上,两筹之间的冲突并非偶发事件,记者从水滴筹官方微博中得到了印证。据该微博记载,4月1日,轻松筹山西运城地区员工齐某因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水滴筹员工师某制止,随后,齐某对师某大打出手,导致师某鼻骨骨折、脸部多处受伤。4月12日,轻松筹福建厦门员工杜某,因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当地警方处理。杜某的道歉信显示,“领导要求我们破坏水滴筹的层架,影响水滴(筹)的正常业务,4月11日被警方发现后,给水滴筹造成了恶劣影响,请水滴筹公司予以谅解”。对此,轻松筹方面则表示,上述事件情况较复杂,“我们也不在现场,不知道该怎么去证实。”轻松筹工作人员表示,这种事情在几家众筹平台是常有的事,并不止他们一家,像案件被举报,也很有可能是其他平台员工所为。他解释,都是一些底层男性员工年轻气盛,同样的案例别人家平台挣着钱了,自己没挣到气不过。就用“打鸡血式”的激励行为鼓舞士气导致的。“但公司文化本身不是这样的。内部也常常呼吁,要以正确态度面对竞争了。底层员工管理难,一直是存在的。”他说,“都是为了挣钱。”众筹平台的通病:审核不严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样,北青报记者在不同省份给两家公司都投递出了简历,同时进行了电话沟通,记者发现,相同的公司对于应聘者的要求也是良莠不齐。同时,他们对于要筹款的人的资质审核也并不严格,他们坦言这是行业通病。“审核不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给我们个身份证号、手机号,也没权利查患者家庭财产状况。”虽然许多众筹平台官方这样表示,但仍有员工在和记者交谈心得时说,“一些小的财产情况可以简单忽略,文案里不要提,只要他们病历是真的就行。”有时候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包括代写文案的问题,轻松筹和水滴筹双方对此均表示,因为很多筹款人文化低,所以由工作人员代写。而记者在应聘时被告知,“(你)不会写没关系,公司有模板,练练就会了。”而对于病人的财产问题,筹款顾问们表示只能进行口头询问,和观察对方的穿衣打扮。据介绍,各筹款平台还特意设置了黑名单和举报功能。如果加入了黑名单,就不能在平台从事筹款行为。“有时候筹款人有钱,被朋友看不过去,也会被举报,他就要到居委会开一份财产证明,才能继续筹款。我们不想让这些人破坏游戏规则。”众筹平台工作人员表示。公益人们眼中的众筹平台:利益驱动,但也帮助了很多人公益人廖女士透露,天上不会掉馅饼,投资人既然是投资,那就得有回报,会让平台想办法赚钱。既然是商业,就要靠经济利益驱动,业务员就必须拼业绩,多接单才能多赚钱。所以同行是冤家这种事在众筹平台中屡见不鲜,大家都要为了生存进行激烈竞争,这本来也很正常。但如果平台激励机制失去道德与法律的约束,业务员为了获得患者的信任,自称是志愿者(后来改叫筹款顾问),帮筹款人上平台筹款;为了和对手争客户抢地盘,不同平台的业务员就可能互相拆台、谩骂指责甚至公开挑衅,一旦双方情绪失控,就可能公开上演互殴之类的恶性竞争事件。她认为,平台业务员找到患者,帮患者发起众筹,患者的朋友和网友们捐款,患者筹到了看病的钱,平台获得了用户,卖出了产品,业务员、平台和投资人赚到了钱。这个过程中,只有捐款人真正实实在在做了公益,其他的都多少从中伴有目的性。然而,因为患者享受了免费的服务,解决了困难,所以称平台是在做公益。公益人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宇辰认为,互联网平台实际上是很烧钱的,两家公司为了帮助更多的人取得影响力,从而带动流量、效益产生的业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同样的市场份额,一方占多了,另一方肯定有所不满。石宇辰说,这次事件看似是两位员工之间的矛盾,但从公益角度考虑,如果单纯为了公益,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一旦从市场角度出发,就不难发现员工为了业绩和薪酬增长,在利益驱动下,到患者面前互相诋毁、乃至同行之间相互进行人身伤害,都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暴力手段则是竞争的最高级别的一种表示形式。如果不加管束,很容易触犯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法律。但同时他表示,撇开流量之争和效益之争来说,众筹平台在大的公益方向上并没有错误。虽然他们的行为招致很多网友的质疑,可毕竟他们提供了一个平台来真正的帮助了一些有困难的人群。网友们应该秉承着做公益不忘初心的态度,理性对待这种事情,不要因噎废食,但也不要对互联网公司抱有太多期望,既要承认他们这种现实的利益驱动,也要肯定众筹行业本身对公益行业的促进作用。(原标题《Qing调查丨“两筹”员工冲突背后的“生意经”》)(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新闻推荐古特雷斯呼吁国际社会减轻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据新华社电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7日表示,国际社会应通过暂停偿债、债务互换等措施帮助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减轻...临沂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临沂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临沂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临沂市治疗白癜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